【原标题】8000多家苏企将薪酬激励机制写入集体合同 ——“以技提薪”,让技术工人创新才智充分涌流

南京大吉铁塔制造有限公司实施“能级工资”制度后,焊接三级技师梁万峰的月收入直接“跳”涨1000元,技术骨干们不再“这山望着那山高”;常州强力先端电子材料有限公司职企双方协商签订职工技术创新专项集体合同,明确职工对现有产品生产工艺或工程改进带来利润增长的,奖励新增利润的5%,职企结成了更紧密的命运共同体……日前,江苏协调劳动关系三方发布集体协商健全企业薪酬激励机制十大典型案例,既是一次好经验好做法的成果检阅,更是着眼纵深推进改革的有力引导。

推动企业通过集体协商构建充分体现知识、技术等创新要素价值的薪酬激励机制,让职工技能水平、贡献真正与薪酬等级挂钩,使技术工人的创新才智充分涌流,是江苏深化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的创新举措。今年6月,正值江苏出台相关指导意见两周年,最新数据足证这项改革创新的深入人心:全省已有8000多家企业签订职工技术、“能级工资”专项集体合同或在工资专项集体合同中设置了薪酬激励专章,覆盖产业工人超过124万。十大典型案例所涉企业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但剖析这些案例,却令人感叹:事非经过不知难,成如容易却艰辛。

技高者多得,待遇留人稳军心

众所周知,长期困扰企业的“招人难,留人更难”,说到底还是薪酬待遇问题,这事涉及企业经营成果分配改革,特别是如何以更健全的机制激励技术工人“凭本事吃饭”,让技高者多得、多劳者多得、贡献大者多得。江苏健全企业薪酬激励机制的核心做法是,在全省推动签订职工技术创新专项集体合同,开展“能级工资”集体协商。

作为传统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南京大吉铁塔制造有限公司812名职工,尤其是其中的拼装工、电焊工的技能水平,决定着产品质量的优劣。据该公司负责人介绍,2020年开展“能级工资”集体协商前,由于公司工资分配制度固化等多种原因,高水平的拼装工、电焊工流失率一直居高不下,而新冠肺炎疫情更加剧了职工队伍的不稳定。

艰难时刻,“娘家人”出马了,公司工会依据相关文件精神,向行政方提出了以“能级工资”稳定职工队伍、以技术提升促进企业发展的集体协商新思路。尽管企业正面临订单流失、销售收入下降等困难,但出于互利共赢的通盘考虑,行政方同意坐下来一起协商。

围绕利益调整的协商注定不会是“和风细雨”,职企双方“讨价还价”在所难免。职工方代表、电焊工王林雨直言:“外单位拉我跳槽的不少,工资都比这边高。如果企业推行‘能级工资’制度,就能让我安心地干下去。”“话外音”不言而喻。而行政方首席协商代表高文元则表示,依据企业财务、经营的现状,实施“能级工资”制度只能以点带面、循序渐进。

协商就是基于互利的妥协。多个回合后,最终,职企双方达成共识,签署了《“能级工资”专项集体合同》。合同约定,公司对通过技术等级评定和获得相关荣誉的职工给予奖励:拼装工、电焊工按四级十八档,每月发放200元至1500元不等的能级补贴;参加区级以上技能竞赛和技术比武获得名次的以及车间班组获得荣誉的,都能获得一次性配套奖励。

合同签订当年,就有35名拼装工、54名电焊工获得相应的“能级工资”补贴,占两个工序职工总数的三分之一。拼装工蓝云感言:“有了这四级十八档作为目标,一线工人不再担心学历不高没有晋升通道了。”而“能级工资”制度的建立,也有效调动了技术工人的劳动积极性,随着工作效率提升、产品质量提高、成本消耗下降,企业快速走出了困境。

创新增“麻糕”,职企分享才双赢

2021年,常州强力先端电子材料有限公司职工姚磊和团队成员创新实施的一个项目,为企业增效27万元,团队因此获得年终奖励13500元。该笔奖励金额占项目新增效益的5%,这比例依据的是职企双方签订的《职工技术创新专项集体合同》。

作为江苏最早签订职工技术创新专项集体合同的企业之一,该公司早在2018年就率先探索职工技术创新利润分配新模式。动机很简单:由于缺乏有效的薪酬激励手段,企业一线职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不足的问题一直较为突出。

公司工会代表职工方就此向企业方提出协商诉求,经两轮协商,双方握手签约。依据合同,公司设立了五种类型的奖项,拿出真金白银给予职工实实在在的奖励,特别是对“创新型”项目,明确参与职工可连续五年享受利润分成,分成比例分别为年增加利润的12%、10%、8%、6%、2%。

技术创新专项集体合同形成了对职工激励的长效机制,大大激发了职工的创新积极性。截至2021年,合同实施4年来累计奖励44个职工技术创新项目,发放奖励分成987999元。“这个专项集体合同,已经让技术创新从原来的‘要我做’,转变成了现在的‘我要做’。”姚磊说。

而看到签订集体合同后职工创新热情高涨,企业负责人也很开心:“这着棋走对了。”有件事可说明企业方对这项改革的认识和积极性的提升:合同实施半年后,举行了首次颁奖典礼,5个项目小组获奖,共计发放奖金92319元,企业负责人认为5%的奖励比例太低,竟主动与工会商议将比例提高到10%。

大麻糕是传承140多年的常州美食。企业负责人形象地比喻说:“‘专项集体合同’的签订,在促进科技成果快速转化为生产力的同时,提高了职工收入,这好比蛋糕和麻糕的关系,是员工的技术创新给企业多增加了一块‘麻糕’,不是分企业的蛋糕,是双赢之策。”

找准“小切口”,鞋适脚可走远路

企业因规模、行业、所有制而异,面广量大的中小企业更是五花八门。企情如此,江苏相关指导意见强调,健全企业薪酬激励机制必须“因企制宜,注重实效”。记者注意到,十大典型案例虽数量有限,但做法特色鲜明,甚至不乏创意,它们只是全省8000多家已实施相关改革的企业的缩影,体现的正是集体协商制度所追求的“集群智、聚群力”。

江苏仁禾中衡咨询集团是盐城的一家非公中介机构,其一度面临的尴尬现实是,企业招不进、留不住应届大学生。症结主要有两个:因集团业务特点,职工收入主要靠业绩核定,这显然是新入行大学生的软肋;各部门不愿花钱费时培养新人。如何从制度上解决这两个难题?专门针对大学生的“能级工资”集体协商应运而生。最终签订的专项集体合同直击引才、育才、留才的制度痛点:集团针对应届大学生专门制定3年培养计划,承诺三年内收入保底,标准逐年增长;培训费用由集团和用人部门按7∶3比例分摊。新机制立竿见影,近两年来新入职的应届大学生人数明显增加。

江苏中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将实行多年的“知识产权银行”写进集体合同,提高了职工创新激励标准,增强了制度的刚性约束力。截至今年4月,8191名职工储户共获奖励1376多万元,而职工的合理化建议也为企业创造利润近11000万元。江苏钧骋车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扬州市第一份技术工人专项集体合同,为技术工人增加了技术等级职称津贴、创新绩效分成、荣誉获得奖励、素质提升补助等四方面待遇。

“‘小切口’解决了大问题”,这是省总工会权益保障部部长董明伟对江苏健全企业薪酬激励机制具体做法的评价。“相比于全方位的集体协商,围绕职工技术创新、‘能级工资’开展的专项集体协商的切口虽小,但针对性更强。由于专项协商的议题是职工、企业行政方都感兴趣的,所以,推进也更容易奏效。”不过,他也坦言,这项改革创新要想行稳致远,还有许多难题亟待克服,其中,职工方协商代表自身的素质、能力和专项协商更高的专业性要求不完全匹配的问题就很突出,这直接关系到协商的质量。

江苏省总工会副主席井良强表示,今年,省协调劳动关系三方将以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健全企业薪酬激励制度为重点,充分发挥集体协商稳企保岗的重要作用,分类精准开展专项集体协商,推动集体协商工作提质增效。(吉强)

编辑:王姝姝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